年鉴的起源与发展
发布时间: 2008-05-30 【字体:

 

 

年鉴是系统汇辑上一年度重要的文献信息,逐年编纂出版的资料性工具书,是“集万卷为一书,缩一年为一瞬”的“信息源”“资料库”。年鉴的前身是历书,是由历书经过漫长的演变而形成的。

一、国外年鉴的发展

从年鉴的基本形式和社会功能来分析研究,现在最早的一本萌芽时期的年鉴——古历书,是埃及国王拉美西斯二世(公元前1290年~前1223年在位)时编成的,现存大英博物馆。而现代意义上的年鉴起源于欧洲,从16世纪开始,历书的内容开始由天文、占星术、宗教转向医学、气候以及各种丰富的知识,历书开始向年鉴过渡演变。随着欧洲社会生产力的发展,自然科学、技术科学、社会科学的长足进步,经济生活和社会生活日新月异的变化,人们产生了对新知识、新技术、新信息的迫切需求。特别是商品生产的社会化,资本对国内国际信息的需求日益迫切,信息成为商品经济赖以生存和发展的重要条件。作为信息载体的年鉴便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而发展,并随着各门学科的发展、分化,种类越来越丰富,分类越来越细密,功能越来越多样,远远超出天文、气候和一般的生产、生活知识的范畴,逐步成为记录许多专业学科的年度进展的资料性出版物,成为社会进步和科学发展不可或缺的工具书。从16世纪到19世纪,德、英、法、意等国出版了大量年鉴,形式越来越灵活多样。马克思在大学毕业不久就主编了《德法年鉴》,他与恩格斯的初次相识就缘于共同为18842月底出版的《德法年鉴》撰稿。后来,年鉴也随着欧洲移民来到美洲大陆。它也象早期美洲开拓者一样,不断开拓年鉴表现内容的新流域。仅17世纪~18世纪,美国就有近2000种年鉴出版。在19世纪后期,美国和英国分别出现了一些至今仍具有重要影响的综合性年鉴。例如:美国在1868年创刊的《世界年鉴》,现在是美国最畅销书之一,是图书馆和家庭必备图书,据说销售量仅次于《圣经》,到1990年,其累计销售量已达5400万册。英国在1869年创刊的《惠特克年鉴》至今仍是英国综合性年鉴的佼佼者。这些年鉴已成为欧美各国政治、经济、科学、技术、文化发展的忠实记录者和颇为珍贵的资料库。

第一次世界大战后,资本主义各国的年鉴处于平衡发展时期,一些主要年鉴继续出版,又新创刊了一批重要年鉴,如《美国百科年鉴》(美国,1923年创刊)、《不列颠百科年鉴》(英国,1938年创刊)、《欧罗巴年鉴》(英国,1926年创刊)、《朝日年鉴》(日本,1924年创刊)、《日本都市年鉴》(日本,1931年创刊)等。

第二次世界大战后,英、美、德、日等国年鉴的发展又进入一个新阶段。特别是日本的年鉴,在这一时期尤为突出。日本是明治维新以后才开始传入年鉴,但引入后发展极其迅速。据统计,从1939年~1964年这25年间出版的年鉴就有2774种之多,人均拥有量已高于美国。日本还称得上是最善于利用年鉴的国家之一,不仅各县都有自己的年鉴,而且许多大工厂、企业也有自己的年鉴;不仅在政治、经济、科技、文化、教育各领域有年鉴,在各个行业也分门别类地编辑专门年鉴,如在食品工业方面,连调味品、红肠之类也出专门年鉴,还有家具、汽车、超级市场等年鉴,名目繁多。

现在,不但许多国家编辑出版综合性和专业性年鉴,不少国际性的机构也出版各类年鉴。如联合国有《联合国年鉴》、《联合国司法年鉴》、《人权年鉴》、《国际教育年鉴》、《贸易年鉴》、《联合国统计年鉴》;世界卫生组织有《世界卫生统计年鉴》;世界粮农组织有《谷物统计年鉴》等。

二、年鉴在中国的发展

年鉴是由历书演变而来的。西方年鉴的发展走的是一条与社会文明发展同步的道路,即由历书逐步扩充内容,最后发展成为年度性工具书(年鉴)。我国的古代历书却没有产生这样的飞跃,它始终停留在单纯为农业服务,记载节气、时令的阶段。现代形式的年鉴是伴随着近代帝国主义列强对中国的侵略,“西学东渐”从国外传入中国的。清末到20世纪20年代,是中国年鉴事业的草创时期。这个时期的年鉴大致有四种类型:(1)外国人在华创办的类似年鉴的年刊、年鉴。清同治三年(1864),上海海关总税务署统计科创办的《海关中外贸易年刊》。这是中国现代年鉴的先驱。(2)外国人用外文出版的有关中国内容的年鉴。1912年日本在东京出版日文的《第一回支那年鉴》。同年英国在伦敦出版英文的《中华年鉴》。(3)我国知识分子通过翻译国外年鉴而摘编的世界年鉴。清宣统元年(1909年)7月奉天(今沈阳)图书馆出版的《新译世界统计年鉴》。这是我国最早编译出版,也是第一部现代意义的年鉴。(4)我国出版机构和个人编辑的各类年鉴。1913年,上海神州编译社出版的《世界年鉴》,这是最早由中国人自行编辑出版的年鉴。

20世纪3040年代,中国年鉴出版数量逐年增多,内容涉及经济、统计、财政、金融、内政、外交、司法、劳动、教育、图书、文艺、电影、美术、卫生、交通等各个方面。据统计,1930年至1949年间,我国编辑出版年鉴79种,其中综合性年鉴11种,地方性年鉴26种,专业性年鉴30种,统计性年鉴12种。但这一时期由于受政局变动、编纂经费短缺等诸多因素影响,年鉴的编纂出版很不正常,大多数只出版了一两期就夭折了。

新中国建立后,从194910月到197812月,出版事业有了很大发展。30年间全国一共出版图书48万多种,但年鉴出版的品种却屈指可数。这一时期出版的年鉴有天津进步出版社的《开国年鉴》(1950年创刊)这是建国后第一部综合性年鉴;大公报社的《人民手册》(1950年创刊);世界知识出版社的《世界知识年鉴》(1953年创刊)以及只出版了一、二期的《中国摄影年鉴》和《中国体育年鉴》。“文化大革命”期间,这5种年鉴全部停刊,仅有科学出版社于1973年翻译出版美国的《科学年鉴》1种,我国年鉴事业出现了长达15年的空白,直到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,我国年鉴事业才迎来了灿烂的春天。1979年,邓小平同志在拨乱反正、百废待兴之时就指出:“编辑出版年鉴,很有必要,这是国家的需要,四化建设的需要”。1980年,经中共中央批准,《中国百科年鉴》首先问世,年内相继出版的还有《中国出版年鉴》、《中国历史学年鉴》、《世界经济年鉴》、《自然杂志年鉴》,加上继续出版的《科学年鉴》,共有6种年鉴出版。1981年,新创刊《中国年鉴》等7种。1982年,《中国哲学年鉴》等13种年鉴又相继创刊。1983年,全国第一种地方综合年鉴《广州经济年鉴》(后更名为《广州年鉴》)问世。从1980年至200425年间,全国各类年鉴如雨后春笋破土而出,以惊人的速度迅猛发展。据统计,目前全国各类年鉴数量达2000种左右,主要的学科和业务部门都已有全国性专业年鉴问世,省级年鉴均全部出版,全国各主要城市都有了年鉴,县、区年鉴更持续发展。从中央到地方,年鉴的编纂出版覆盖全国,形成了一个巨大的信息库。毫无疑问,中国已跻身世界年鉴大国的行列。

打印此页】【关闭窗口